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 > 建材 > 正文

古稀老师退休十载常站讲台 40年来不离不弃

2018-04-29 15:12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石家庄传媒网

核心提示

古稀老师退休十载常站讲台 40年来不离不弃

    原标题:从“疯狂星期六”到难啃高数课,古稀老师退休十载常站讲台,40年来不离不弃数学学子

    一路换乘轨道交通,从宝山区赶到松江区,70多岁的陈孩未老师来一次学校不太容易。今年,作为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本科生,陈孩未走进数学课堂已满40年;其中最近10年,也就是退休后的10年,他依然站上讲台,并且站得很好。

    教室里学生换了一批又一批,可少不了这个白发矍铄的老人,这名充满活力与斗志的教授,这位因为免费“加班”辅导顾不上吃饭甚至夜宿教师之家的大学老师……

    听一次陈老师的课,被很多90后东华学子列入大学时代的“愿望清单”。“声音永远那么洪亮,动作永远那么潇洒。”学生在博客里写道:“他是讲台上的勇士,东华大学学生眼中的‘男神’。”

    “难啃”的高数课,大家抢着上

    “今天,我还是讲数学,但基本不列公式,”陈孩未用他略带本地口音的男中音说,“最多一两个公式,你们还能接受吧?”在东华大学松江校区第一教学楼,陈孩未最近又回到他最熟悉的讲台,带来这学期的一场数学辅导讲座。

    作为大学必修课,《高等数学》被视为一块最难啃的骨头,挂科率常年保持常量。但陈老师并不强制修读的高数课,大家却是抢着上——原本只通知了110名理学院学生参加,谁知消息不胫而走,前来旁听的学生把大教室填得满满当当,走廊里也站了不少人,一如之前的盛况。

    极限、导数、微积分,陈老师早已谙熟于心,说“倒背如流”也不夸张;但他却喜欢创新备课“蹭热点”,从逝世不久的霍金黑洞理论,到博弈大师纳什的均衡理论,以及利用“过半选优”原理来选股票、选对象,这些都成为陈氏数学课的经典案例。

    “在写《时间简史》时,霍金说这本书里不能有数学公式,有公式的话就会赶掉一半读者……”陈孩未说到做到,一个半小时的整节课,真的只写了两个数学公式。其一,是为了解释黑洞的引力方程;其二,是为了解释“π”的蒙特卡洛方法。不太像高数课的高数课,却引来满堂拍案与惊奇。

    上课时从不喝水也不休息,但陈老师说,“我的课堂必须有两种声音”,一种是学生发出的笑声,“笑声说明学生听进去了,笑声也会与老师产生共振,让课堂氛围变得更好”;另一种则是学生发出的掌声,陈老师课后常对学生说,“你们应该为你们自己鼓掌,为你们把课坚持听完鼓掌……”

    “疯狂星期六”,义务辅导7年

    千万不要以为,陈孩未背后的四大块移动黑板会空着。如今大写板书的老师越来越少,但他就是一个。为把课本上没有的“过半优选”策略讲透,他边说边写,一口气列出了编号1、2、3、4四个候选对象的排列组合,一共24种选择场景;再一一比较,得出的最优结果可以达到“11/24”,当场证明其成功率接近一半。

    只见一截又一截粉笔头摊开在讲台上,粉笔灰将他双手的纹路勾勒得愈发清晰。这种执念对于老教师而言,或许真有点“疯狂”。在他退休前的最后7年从教史上,陈孩未和他的粉丝一起创造了“疯狂星期六”。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了解到,在东华大学原无锡校区,陈老师最初为学生个别答疑,后来慢慢变成了集体答疑。再后来,因为前来答疑的学生实在太多,干脆就变成了周末开设的义务辅导班。陈孩未分文不收,从早上8点一直讲到下午6点,教室里三层、外三层聚满了大学生。

    “疯狂星期六”跟随陈孩未来到新建成的东华大学松江校区。那时的松江尚未开通地铁,对于家住宝山的陈老师来说,路途虽远却风雨无阻,“疯狂”程度有增无减。每个星期六,可容纳300人的1101教室座无虚席,甚至还要加座。有时白天的辅导还不够,陈老师干脆住进学生宿舍,答疑直到凌晨。碰到考试前夕,还会在第二天再来个“疯狂星期天”。

    “疯狂星期六”直到陈老师正式退休才罢休,成了一代学生的集体记忆,并保存至今。许多学生在听了陈老师讲座后,对学好高数充满信心,“高中时让我头痛的数学,如今却让我热血沸腾。”

    不为职称、论文,教学简单纯粹

    其实,陈老师退休时只是副教授。他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站讲台并没有什么特殊原因,也没有什么发表论文、职称晋升的压力,上课对于老师天经地义,退休老师也不会闲着。“我老伴也是老师,完全理解支持。”

    1978年,陈孩未考入复旦大学数学系,老一辈数学大师启发式的教学方式给他留下深刻印象,激发出他对数学教育的终身兴趣,“教学、教数学是我一生的兴趣”。同样,他时时处处希望并且激发学生对数学的兴趣,“大学前,数学被考试和奥数搞坏了,其实数学是‘玩’出来的,大学要尽量扳回来。”因此,他上课从不点名,还对学生说,“你们付我工资,我给你们打工,是我的老板,哪有老板被点名的道理。”

    课上,陈老师幽默地告诉在座理学院的同学们,“有人说‘数学和物理,是一根藤上的两个苦瓜’。”在大家笑声中,他说起自己女儿在华尔街工作中见到很多数理专业的人,还讲到自己的同窗好友如何从一名数学系高材生变身为中文系教授。“学数学,到底有没有用呢——那么,我问大家‘生活’到底有没有用呢?”学生们个个若有所思,似乎悟到一些真义。

    每年每学期,一个学院接一个学院,数千名新生在陈老师的“大学高数第一课”中开启了高数学习之门,他隔三差五轮流授课大约十次之多。现今,陈孩未是东华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讲师团一员,这些关工委的退休老教师带着各自专业积累,常在教学楼门口的课间休息室“不期而遇”。他们说的差不多:这一辈子与讲台结缘,只要学生愿意听,就会一直讲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