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 > 趋势 > 正文

金诚集团旗下私募疑因挤兑暂停赎回半年以上:

2018-07-12 11:04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石家庄传媒网

核心提示

摘要 : 杭州网贷行业的连环雷甚至影响到了私募行业,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01462.HK)母公司金诚集团旗下私募基金也疑似受到挤兑。 蓝鲸财经旗下,专注互联网金

金诚集团旗下私募疑因挤兑暂停赎回半年以上:

摘要: 杭州网贷行业的连环雷甚至影响到了私募行业,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01462.HK)母公司金诚集团旗下私募基金也疑似受到挤兑。

蓝鲸财经旗下,专注互联网金融领域独家报道,大大集团、中晋、快鹿、链家金融、海通布局互金等独家线索均已10万+并引起大量媒体跟进。蓝鲸是重要财经资讯门户+财经记者工作平台,拥有150家媒体传播资源,每天有近万名记者在蓝鲸平台工作。

杭州网贷行业的连环雷甚至影响到了私募行业,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01462.HK)母公司金诚集团旗下私募基金也疑似受到挤兑。

7月10日,金诚控股下跌7.11%,最新市值84.39亿。

据雪球网友爆料,金诚集团发布《关于金诚易4号私募基金(五十三期)暂停赎回业务的说明函》称,因本基金目前赎回量过大,管理人决定暂停本基金赎回业务,预计6-12个月重启本基金赎回业务。

金小鲸(id:lanjinghj)致电金诚集团方面核实,截止发稿并未有人接听。

金诚集团的资金链危机可能由于7月杭州的连环雷加速,但是实际在今年5月就有了苗头。

据公告,近期浙江证监局按照证监会的统一部署和安排开展2018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工作。但是在检查过程中,浙江证监局发现5家公司存在不配合现场检查工作,分别是杭州观复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杭州金仲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浙江金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杭州金转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工商信息显示,而这五家公司全部都与金诚集团实际控制人韦杰或金诚集团有关联,其中4家私募在协会备案的办公场地都是同一地点,杭州拱墅区登云路43号。

5月25日,浙江证监局发布公告决定对浙江金观诚基金销售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认购和申购业务6个月的监督管理措施。

浙江证监局称,在日常监管中,浙江证监局发现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存在借用关联方经营场地销售私募基金产品、公开夸大宣传等情形,反映出公司内部控制存在重大问题,经营管理存在较大风险。

当天晚上金观诚认罪:经自查,因公司发展过快,各板块人员和业务未隔离到位等不合规现象,同时个别员工无视监管部门法律法规和公司募集行为规范条例,夸大宣传等情况。后续我司将严格按照监管部门要求,对以上现象和相关人员做整改和严厉处罚。


事情还未就此打住。

基金业协会网站显示,6月22日,金诚集团旗下另一家私募杭州观复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因不配合浙江证监局现场检查工作,其法人傅康洲被采取监管谈话措施。

也算是针对浙江证监局的二进宫了。

金诚集团官网显示,是一家综合性的现代城市发展集团,集团总部位于中国,在世界8个国家和地区的60多座城市设立分支机构,拥有500亿元资产规模,拥有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01462.HK)及新三板挂牌公司太悦健康(832227)、丽晶光电(831777)等5家公众公司。

数据显示,太悦健康2017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859.59万元,亏损1710万元;丽晶光电去年实现营业收入3537.91万元,亏损383万元;金诚控股尚未披露年报,去年前9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49亿港元,净利润4119万港元;韩国的Fantagio公司,2016年销售额217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28亿元),当期净亏损37.6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221万元),加拿大上市企业Fantagio则无据可查。

其中,金诚财富是集私募基金管理和基金销售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机构,旗下拥有1家基金销售公司金观诚,同时拥有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

2010~2015年,金诚集团旗下的浙江诚泽金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新余观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浙江金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杭州金转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杭州金仲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杭州观复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公司相继成立。截至目前,韦杰名下企业为168家。

工商资料显示,金诚集团旗下6家私募机构先后发行了超过310只各种类型的私募产品。其中,新余观悦30只,新余观复31只,观复投资109只,金转源71只,金诚资产47只,金仲兴为47只。上述发行的基金,其中大量产品都投向PPP项目,部分PPP项目涉及的投资基金,从1号延续至10号,甚至20号。

证券时报曾连续报道金诚集团5700亿元政府订单谜团事件,金诚集团旗下诸多平台公司以PPP名义对外发行基金。

金诚官网称:“从2015年7月22日,到2016年8月22日,在董事长韦杰的带领下,金诚新城镇冲锋陷阵,拿下了35个新型城镇化项目,签约总投资额1800亿元。”“截至2017年9月,拥有特色小镇项目59个,政府项目签约量超过5700亿元。”

证券时报质疑,这家不甚知名的企业,却能在短短一年左右,从政府手中揽下3900亿元订单。 对标业务模式相似的上市公司华夏幸福,2017年,华夏幸福一年新增的签约投资额为1650.6亿,而实力远不及华夏幸福的金诚集团,却能一年新增3900亿订单,真实性待解。

更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组表述还可以得出两点结论:第一,2015年7月-2016年8月,金诚集团单个新增项目平均投资额为51亿元;第二,2016年8月-2017年9月,金诚集团单个新增项目平均签约投资额为162.5亿元。也就是说,短短一年时间,金诚集团的拿单能力有了质的飞跃,单个项目的平均签约投资额,从几十亿元,猛增到了逾百亿元。

另据证券时报,金诚集团与地方政府签订合同后,成立项目公司,再以政府“PPP工程”名义向社会募集资金。一些项目质地非常一般,但金诚集团通过一番包装后,通过旗下金融平台招揽客户投资,年化收益率在10%~12%之间。

“原来,金诚集团只是一个卖理财产品的金融公司,有资金端。前些年从政策到地方政府,都在鼓励发展PPP项目,能找得到资金的金诚集团,得到了一些地方政府青睐,这主要是地方政府有大力推进建设的压力。但是,宣称有5700亿元订单,肯定不可能。”一家沪市A股公司董事长告诉证券时报。

金小鲸(id:lanjinghj)发现,同日在金诚集团的官网也火速发布了一则公告回应近期的舆论风波,公告称相关媒体报道信源不明、逻辑混乱、歪曲事实。

金诚集团官网介绍,韦杰是全球新型城镇化巨头,华人商业领袖,金诚集团创始人。韦杰先生将新型城镇化定义为一种商业模式,并凭借其一手打造的“新型城镇化下的全生态链小镇经济”,获中国金融行业十大领军人物、中国新型城镇化建设领军人物、中国企业思想家等荣誉。

据韦杰对外接受媒体采访时描述,他辞去律师一职之后开始介入文化和金融领域。《杭州日报》的一篇报道显示,2008年12月,韦杰成立了金诚财富。开创了地方融资平台私募债融资模式,缔造“全生态产业金融链”。